友情链接

企业文苑

当前位置:www.qg111.com>集团介绍>企业文化>企业文苑
秋子
来源: 作者:卢鑫淼 发布时间:2019-06-13

 很难想象最简单的愿望却是最难实现的目标——死亡。芸芸众生千奇百态,活着的方式有很多种,只不过在于好坏而已,可是对于身处越战的秋子来说,死亡竟然是最难的。

 1955年战火燃烧,越南的天空被印上鲜艳的血红,触目惊心。一条条空虚的灵魂在死神的肩膀颤颤巍巍的挂着,死神说:“只有孩子的灵魂才配享有我的臂弯,安然的睡吧。”然而当他伸向那个女孩时,他犹豫了,她纯净的灵魂透过她的双眸展露无疑。死神想也许她能净化这方的罪恶,于是她被留下了。可惜这并不是最好的决定,所以接下来的日子,死神经常回来偷窥她的生活。

 她被一个身着军装的法国女人从她父母的尸体下扒出来,她害怕眼前这个金发碧眼身着军装的女人,毕竟今天早上就是这样一群绿色衣服的怪物,闯进她的家门,面目狰狞的夺去了她父母和姐妹的年华。她尖叫着疯狂的推搡着,可当她触碰到那双因为长期端枪所以并不柔软,像极了妈妈因为劳作而起茧子的手,一下温柔渗进了她的皮肤。她被牵住了,眼睛透着恐惧和渴望,继而她又被温柔环抱住了。她知道她获救了,在这种时刻,她拥有了新的生活。

 一头乌亮的秀发,两条丹凤眼向下垂落着,不高挺的鼻梁配上厚厚的嘴唇,确实她算不上漂亮,但是一双丹凤眼水汪汪的足以迷人。她才七岁而已,但她已经在经历着其他世界的同龄人一辈子都不可能经历的故事。

 法国女人对她很好,是一位温柔妈妈的样子,总是替她清洗和梳理她乌亮的辫子,这是在连连的战火中唯一能享受的幸福时刻。直到现在她也常常想起那双带着茧子的手在头皮划过时的麻酥感。秋子有她的倔强,比如她不想“背叛”她的生母,所以她明白法国女人的好,但是却不曾唤过她一声妈妈。可是在三年后的一个雨天,她对着面前混合着泥土的断臂残肢疯狂的喊着“mère”(法语妈妈)其实她分不清哪一个才属于法国女人,但她知道那份温柔再一次被战火埋葬了。这是死神和她的第二次见面,又一次带走了她亲近的人,留下了她。他再一次看向她的眼睛,纯净留在了最底层,多了一层愤怒和无能为力。尽管她只有十岁,但她的眼神难以想象的复杂。死神逐渐明白自己的错误,可他是死神,生命对于他来说只是消耗品,每天成千上万的灵魂经过他的手,一个意外而已。他这么说服着自己,离开了。

 这一次,接收秋子的是一家装修精美的洋楼,这里夜夜笙歌,充满着欢声笑语,里面的姐姐们都打扮的娇艳如花,和外面连连的战火相比,这里就像天堂一样。10岁的她又怎么会知道这里不是天堂而是更加罪恶的地狱呢。

 美好的景象下埋藏着肮脏的交易,秋子的生活从那天起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以前的疼爱变成了梦中的奢侈和唯一的慰藉,从一开始的抵抗再到顺从,谁能想到这个女孩的内心经历了些什么。她依旧不美丽,厚厚的嘴唇始终紧闭着,炯炯有神的丹凤眼也只是垂怜,毫无生气。最后她抛弃了她所有的特点,只有乌黑亮丽的头发她始终留着,因为这是属于她和亲人之间最后的温存。

 我想应该就在那一天,星星透过西贡街道上窗户灼烧着她眼睛的那一天,秋子望着天空想回到妈妈怀抱的那一天,她出逃了,没带任何身外之物,一顶遮住脸庞的斗笠,头发简单的扎起垂在身后,她就离开了。朝阳下一只蝴蝶悠悠的落在了秋子的肩上,即使她的动作再轻柔,蝴蝶还是飞走了,于是她朝着蝴蝶飞行的方向奔去,不知疲倦。渐渐的她脸上浮现了温暖的笑容,所有的过往和不快随风散去,不与往日的是秋子不再想着死亡,她是朝着希望去奔跑的,这一次她想好好地活下去。

浏览: 次